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程序员 >

最新!菏泽高新区发掘出3处古遗址含东周、汉代墓葬!

2022-03-07 1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菏泽主流融媒体,有情、有用、有趣的菏泽新闻资讯,尽在菏泽快报!近日,网传“菏泽高新区吕陵镇挖掘出了两千多年前吕后的汉墓”,在抖音等众多网络平台广泛传播,引发网友热议,经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求证,该消息并不准确。

  据了解,在魏楼水库项目建设过程中,文物部门通过考古勘探,共发现了3处遗址,分别为:孙大园堌堆、侯庄堌堆、侯庄西遗址,其中,在孙大园堌堆发现了部分汉代古墓和东周古墓。

  3月16日,记者进行了实地探访,随着发掘工作的进一步深入,该遗址地下的汉墓群、部分东周墓葬和遗址部分文化层,逐步揭开了“神秘面纱”。

  “堌堆”,是古代先民留给我们宝贵的物质文化遗产,在我国古代文化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关于堌堆的形成,最为普遍的一种观点是:在古代,人们在洪水到来时被迫离开旧居,洪水退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在旧址上重建家园。在一次次与洪水的搏斗中,人们掌握了将居住面增高以避免洪水侵袭的方法。千百年来的逐次增高,渐渐形成了高达数米、形若山丘的“堌堆”。菏泽堌堆文化遗址众多,一直备受考古界的关注。【侯庄西遗址发掘现场】

  16日上午,跟随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的脚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来到了吕陵镇,在魏楼水库施工现场的东北方向,是侯庄西遗址的发掘现场,记者发现,遗址发现地四周现场已用围挡封闭,围挡内正在进行考古发掘,多位工作人员正在探方内清理灰坑等遗迹。【侯庄西遗址发掘现场】

  据考古队工作人员介绍,一般重大基建项目建设之前,都需要进行文物考古调查及勘探,2020年4月至7月,为配合魏楼水库基础建设,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菏泽市博物馆、菏泽市历史与考古研究所,成立魏楼水库考古工作队。在菏泽市文旅局的协助下,开展考古勘探与发掘工作,高新区吕陵镇的这些堌堆遗址,正是对魏楼水库进行勘探时发现的。勘探总面积48万平方米,共发现遗址点3处,分别为侯庄堌堆、侯庄西遗址、孙大园堌堆。2020年7月份勘探完毕以后,开始进行遗址挖掘,这些遗址分别位于魏楼水库的东北和西南方向。【孙大园堌堆挖掘现场】

  据介绍,侯庄堌堆位于水库东北部,呈南北长、东西窄的近长条形,面积约0.6万平方米。从采集及勘探得来的陶片、瓷片看,时代有龙山文化、商、东周、汉、宋元等。侯庄西遗址位于侯庄堌堆东北,掩埋于厚0.4—0.6米的淤土之下,面积约1万平方米。时代大致为宋、元或更晚。另据介绍,侯庄堌堆遗址今后将做原址保护。

  在魏楼水库的西南方向,是孙大园堌堆遗址,该遗址发现了多个汉墓和东周墓葬。据介绍,孙大园堌堆遗址是此次发掘最重要的文化遗址,文化堆积丰富,延续时间长,文化层年代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延续至汉代。目前共清理汉墓156座,东周墓葬9座、灰坑31个、水井2座,商代灰坑5个,龙山文化灰坑27个。【孙大园堌堆发掘区正射影像】

  在孙大园堌堆遗址的挖掘现场,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发现考古人员正在对墓葬进行数据测量和文化层标注,同时利用小型无人机进行拍摄、留档。在一处汉代墓葬旁边,记者在现场看到一袋袋用记号笔标记的陶片,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发掘出来的陶片,可以结合地层分析,进而推断这些器物、墓葬的年代。据介绍,汉墓可分为土坑墓和砖室墓两类,以土坑墓为主。土坑墓多为土坑砖椁,均设有脚箱,陶俑陪葬之风盛行。砖室墓多为带墓道的“甲字形”夫妻合葬墓,砖室券顶,受盗扰严重。而东周墓葬较少,与汉代墓葬形制差别明显。多设有二层台,盛行腰坑并放置陶礼器。另外发现有东周时期的灰坑和水井,说明东周时期堌堆之上是有先民定居的。【孙大园堌堆东汉砖室墓】

  龙山文化遗存较丰富,以灰坑为主。从目前发现看,主要器型有鼎、盆、鬶、罐、甗、器盖等,以龙山文化晚期遗存为主,陶片多饰绳纹、篮纹及方格纹,磨光黑陶较少,中原因素较为浓厚。商代遗存发现较少,时代为晚商,出土遗物主要有鬲、甗、盆、簋等,口沿部多宽带状,属于安丘堌堆类型。此外,还发现了少量北辛文化遗存,北辛文化遗存以陶片为主,主要器型有鼎、钵、小口双耳壶等,但暂未见遗迹现象。【孙大园堌堆挖掘现场】而对于网上流传“吕陵镇发现吕后墓”这一说法,现场工作人员进行了澄清:“根据目前我们发掘的成果来看,魏楼水库这几处遗址和吕后的墓葬没有关系。”【孙大园堌堆出土西汉随葬陶器组合】【孙大园堌堆出土西汉铜镜】

  据介绍,这次发掘是菏泽地区第一次对汉代墓葬群进行大规模科学发掘,对研究鲁西南地区东周至魏晋时期埋葬制度有重要意义。孙大园堌堆遗址延续时间长,文化内涵丰富,为研究菏泽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期至汉代的文化面貌、交流融合、发展演变等提供了重要材料。发掘中发现了丰富的文化遗物,尤其是商代及新石器文化遗物,是菏泽地区一批不可多得的考古学研究新材料。北辛文化的明确发现也是本次发掘的重要收获。每一件文物的出土都是我们菏泽历史荣耀的史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