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中外艺术史新著集结亮相上海书展,提供了艺术的N

发布日期:2020-08-20 18:42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上海书展上,一批中外艺术史新著集结亮相,引人关注。 出版社供图 制图:李洁

为何相隔遥远的早期文明的艺术作品放到一起时,通常看起来都非常协调?“琴棋书画”中的“画”,究竟是赏画还是画画?

当走进博物馆、美术馆渐渐成为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指引人们如何打开艺术作品的艺术史图书也渐渐从学界步入大众视野。今年的上海书展上,即有一批中外艺术史新著集结亮相,引人关注。

这些新著不约而同流露出一个鲜明特征??将艺术置于更广阔、开放的时空中加以展开,以人类学、社会历史、物质史等不同学科拓展着艺术史的边界,提供了艺术的N种全新打开方式。读者由此获得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是一种融会贯通的文化视野,一种与艺术更为新颖、生动、可以感知的连接。

艺术品的制作过程而非最终状态,主导了别样的世界艺术史

饱览世界艺术长河,除了《艺术的故事》《詹森艺术史》《加德纳艺术通史》等经典艺术通史著作,人们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今年从英国老牌美术出版社T&H原版引进的《世界的镜像??一部新艺术史》就是其中一部。作者朱利安?贝尔兼具艺术家与艺术史家的身份,他的叙述跨越史前至当代,连接六大洲人类文明。艺术史在书中只是一种框架,而并非一扇只向某些独立的审美王国开放的窗户,在这个框架之内,世界历史的一切广度都不断作出真实的反映。

以艺术为镜,人们能从这部艺术史照见人类经验与情感的某些共同结晶。它不是单一的、权威的,而是开放的、带有问题意识的。例如书中提到了这样一种匪夷所思的现象:那些相隔遥远的早期文明的艺术作品,无论中国良渚文化中的玉琮,还是中美洲的奥尔梅克雕像,当它们被放到一起的时候,通常看起来都非常协调。身处不同早期文明的人们似乎都拥有一种激情,四处探寻那些可遇不可求又极难雕琢的玉石,将其从遥远的地方源源不断运回,并大量雇佣苦力不遗余力进行切割打磨。对此,作者给出了大胆的揣测:这种激情背后是豪奢的贵族赞助,只有在剩余农产品的支撑下才可能发生。是艺术品的制作过程,而不是它们最终的状态,主导了这部艺术史。作者从尽可能宽广的人类活动视野中去探究视觉的创造力,勾连起全球各大洲的艺术与文明成果,为人们描摹出世界艺术史的宏大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