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网络管理员 >

仅看李现饰演的良乡《人生若如初见》确实存在很大问题

2022-08-05 02:3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022年7月18日,刚上线的历史剧《人生若如初见》突然宣布因“技术原因”延后播出,具体播出时间另行通知。

  撤档、延后等现象在影视剧领域屡见不鲜,但《人生若如初见》奇怪之处有两点:

  2、2020年完成后期制作的剧,有什么“技术问题”居然到了2022年还没解决。

  关于《人生若如初见》延后播出的原因在网络上发酵了很多,其中有一件事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所谓“技术原因”恐怕和前六集的内容有相当大的关系。

  《人生若如初见》属于历史剧范畴,选取的是1900年后的一段历史,其中有几个角色的原型还是不难猜的。

  朱亚文饰演的化学家俞天白,会造炸弹还刺杀过醇亲王载沣和江苏巡抚,其主要原型应该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的喻培伦。

  《人生若如初见》让秋红和俞天白在剧中谈恋爱,虽然从原型上看有些突兀,但好歹大方向没有太大问题,技术原因应该不是他们俩。

  在《人生若如初见》中,良乡出身贵胄,其母亲是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后裔,良乡年少丧父,母亲培养他长大成人,然后东渡日本,加入日本士官学校步兵科留学。

  从良乡这个角色的履历看,只要是熟悉历史的观众都会立刻想到一个人,爱新觉罗·良弼。

  良弼是满洲镶黄旗人,其十世祖是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九世祖是努尔哈赤的弟弟巴雅喇,百分之百的满清皇家贵胄。

  良弼的八世祖巩阿岱曾依附于睿亲王多尔衮,在多尔衮死后,巩阿岱很快被顺治帝治罪,良弼的家族也就逐渐落魄。良弼的爷爷是伊里布,他最大的“贡献”是代表满清政府签署了《南京条约》。

  由于良弼的父亲早亡,因此他的家庭情况并不好,好在母亲对他的教育非常严格,让他从小就有了挽狂澜于既倒的志向,立志成为大清的救世主。

  22岁时,良弼被满清政府选派到日本留学,加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四年后由步兵科第二期毕业回国,之后在满清军队系统里一路高升,1909年良弼开始负责禁卫军,并成为掌握满清实际军权的少壮派军官代表。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良弼一方面积极主张起义,另一方面力主排斥袁世凯,他带头组织了君主立宪维持会,也就是著名的宗社党,积极反对南北和谈和清帝逊位,坚决维护满清的统治。

  1912年初良弼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用炸弹炸成重伤,三天后不治身亡,临死前良弼发出了“我死,大清遂亡”的哀叹。

  良弼死后不到半个月,清帝宣布逊位,满清覆灭,由于清廷消失,为满清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良弼却连抚恤金都没有着落,他的子女生活困难,最后还是秋瑾的好友吴芝瑛向相关部门反映良弼家属的贫困情况,良弼子女才得到了一笔抚恤金。

  如果将良弼和《人生若如初见》主角良乡的前半段人生进行对照,你会发现良乡的原型基本可以确定为良弼。

  如果《人生若如初见》按照良弼的真实履历拍摄良乡的剧情,那么也就意味着,一个反对革命、积极维护满清封建统治的人将成为《人生若如初见》的主角,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可能因为秋瑾的好友曾经帮助过良弼的家属,《人生若如初见》还让良乡和秋红产生了一些情感瓜葛,这显然也是不太合适的。

  那么,如果《人生若如初见》将良乡的剧情给改了呢?让他回国后逐渐认识到满清政府的黑暗和不可救药,在秋红和朋友们的帮助下逐渐走向革命,这么拍可以吗?

  对不起,也不可以,因为这属于历史虚无主义,换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洗白”历史上的反动人物。

  举一个例子,老电影《甲午风云》里有两个反面人物刘步蟾和方伯谦,其中刘步蟾被拍成反派形象是因为当时的历史学界对北洋水师的研究不够,等到相关研究深入后,在后续的影视剧中刘步蟾的形象被纠正为了正面,这就是一种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同理,虽然近些年方伯谦的后人一直在积极寻求将方伯谦也改成正面形象,但方伯谦临战脱逃的历史证据非常确凿,不论是老电影还是新拍的影视剧,他的反派形象都是板上钉钉的,不可能改变,这也是一种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从个人角度看,良弼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励志青年,有志向有抱负还两袖清风,但他就像《潜伏》里的李涯一样,个人素质不错但走错了路,走到了人民的反面,无论如何是不能担任主角的。

  同时,让良乡变成正面形象也是不合适的,因为良乡不是李涯,李涯是虚构角色,基本上没有历史原型,他变成什么样编剧说了算。良乡和良弼距离太近难以分割,让他变成正面角色,似乎编剧说了也不算。

  《人生若如初见》的编剧是江齐涛,他的编剧作品很多,如《雷场相思树》、《亮剑》和《人间正道是沧桑》等,其中观众比较熟悉的大概就是《亮剑》了。

  江齐涛笔下的其他经典影视人物如李云龙都不存在良乡这样的问题,李云龙是一个复合角色,其原型有多个历史人物,最关键的是,李云龙的形象和这几个历史人物都是贴近的,大方向是没问题的。

  《人生若如初见》的良乡则显然属于一个比较“拧巴”的角色,由于前期的铺垫太过于贴近良弼,后期不论怎么改都是个问题。

  最后,可能有观众疑惑,就算良乡有问题,为什么《人生若如初见》都播了六集才发现,之前那么久为什么没人提?

  一方面可能和剧组对历史的掌握和认知有关,他们只知道李现饰演的良乡很酷很励志,却忽略了良弼这个历史人物的局限性。

  另一方面可能是“当局者迷”,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当年《西游记》“斗法降三怪”一集中有一句台词是“破烂流丢一口钟”,剧组不懂啊,直接弄了一口金属钟放在箱子里。

  《西游记》这一集播出后,马上有专家给央视打电话,指出这里的“一口钟”其实是一件僧衣,《西游记》剧组知错就改,马上重拍这个镜头,之后的《西游记》剧集中这个桥段就都是僧衣了。

  话说回来,《西游记》相对好改,一个镜头的事儿,可《人生若如初见》如果要修改良乡这个角色,那就不是多少个镜头的问题,恐怕良乡的整个履历都要推翻重来。

  这也就给影视剧制片人和导演们提了一个醒,只要是拍历史剧,还是要多请教一下历史专家,不能闭门造车想怎么编就怎么编想怎么拍就怎么拍。